欢迎光临爱赛生活网!
 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故事会

掘墓人1

2020-07-31 15:16:22     来源:爱赛生活网

位于T市的朝阳小区,是一座比较晚开发的小区。原本,这是一块荒废的地皮,后来,一个富商投资建了楼房,才有了现在的朝阳小区。

住在朝阳小区的小铁,是一个普通的工薪族,和他如今朝九晚五的生活相比,他曾经在陵园里做过一段时间的兼职,似乎显得很不平凡。

而小铁最想要淡忘的,也正是曾经的这份兼职。

因为,在这份兼职中,他不仅听到了一个生动的恐怖传说,并且亲身地经历了一场。

在民国时期,有一个被人嗤之以鼻却往往能一夜暴富的行业,盗墓。T市在当时,曾有一段时间,盗墓贼十分猖獗。最夸张的一次,是林氏墓园一夜之间,有八座坟墓被盗,墓室里的珠宝几乎被一扫而光。

人们都说,盗墓者都会断子绝孙。但痴迷财富而一事无成的富康却十分大胆地加入了盗墓者的行业。而这起林氏墓园被盗案正是富康做下的第一笔买卖。

不过,却也是他的最后一笔买卖了。据说,他在出手最后一件玉器后的第二天,突然就暴毙了。并且,在他的葬礼上,他唯一的儿子也离奇死亡。老一辈人都说,这是报应。

小铁在陵园里工作,周围的人无聊时总爱提起从前的旧事。家长里短说多了,有时就会扯到一些神神鬼鬼的事上头。说到兴起时,老张提起了少年时曾替一户姓富的暴户打过长工,就在他们家的葬礼上亲眼目睹了一场灵异事件。

当时,富康的尸体已经被装殓妥当,正要下葬。富康的儿子富成突然感到胸口一阵剧烈的疼痛,但大家由于忙着葬礼,都无暇顾及,只认为是普通的小病小痛而已。

可是,当大家收拾妥当,准备下山时,却发现富成不见了。

讲到这里,老张用一种无比严肃认真的神情强调道,作为葬礼全程的观众之一,他自始至终没有见到富成离开现场。

葬礼未完成,主人却不见了,大家当然是四处寻找了。富成的母亲起先还以为是孩子身体不舒服先回去休息了。可是,却有人回报说来时的汽车都在,这漫长的归程,富成总不见得是走回去的吧?

思前想后不对劲,富成一定是出事了。家人决定发散人围绕整个山头去找,而富成的母亲则先回去原地等候。

老张清晰地记得,当时正是他陪着富成母亲回到坟前,才目睹了这场令人窒息的悲剧。

当时,他们走到离坟墓约莫百步的距离时,远远的看见,一个人正拿着铲子,像是在,掘墓?

富成母亲立即激动地大喊,那个掘墓人便仓惶地跑了。

等两人来到墓前才发现,坟堆正半裸着,棺材半裸在外面,可是,奇怪的是,在深一些的土层里,竟然从土里横伸出一手白惨惨的手来。刹那望去,就像铮铮的白骨。富成母亲立即吓得摔倒在地,一边胡乱指着墓堆里,一边哆哆嗦嗦地喊:“你,你去瞧瞧,那,那是什么东,东西呀?”

老张过去一看,发现那是一只人手,年少时的老张胆子忒大,他竟然还凑近去瞧了瞧,甚至还拿起立在一旁的铲子去挖。

“你,你在挖什么呀?”富成母亲惊慌地喊道。可是随即又站起身,蹒跚着步子到老张面前,连连拉着他,“我不许你挖,我不许你挖我家老头子的坟。”

说话间,富成母亲瞥到老张所挖出来的,一下子坐倒在地,再也不说话了。

土里有具尸身,尸身上穿着的黑色格子西装和富成今早穿出门的衣服简直一模一样。富成母亲一下子呆住了。

没有了富成母亲的阻挠,老张就继续挖。果然,从土里挖出来的尸身,竟然就是参加父亲葬礼的富成!

这事说起来确实很怪!虽说葬礼现场,甚少有人去关注富成这个人的动向。可事后,所有人却不约而同地表示,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见富成离开,也没有看见现场有过什么可疑人物。

至于那个神秘的掘墓人,就更显得诡异了。富康下葬当天,天气阴沉得可以,当地人迷信,一般是不会在这种天气上山。只有像富家这样的“急症”才会不得已。而且,事后,大家再也没有见过那个所谓的掘墓人。就像鬼魂一样,那个人,一下子就消失无踪了?

老张说,这就是鬼神作祟。因为富康做了缺心眼的事,所以地府派来了神秘的掘墓人,把他的儿子谋害了。这是报应!

陵园里的其他老人静静听着,似乎觉得忒有道理。几个稍微年轻些的,也是点点头,不置可否。

小铁听着,一边在心里暗笑道,只有这些思想尚且封建的老人才会继续迷信这些,在科学昌明的今天,有谁还会动不动就以鬼神之说掩盖。当年的那件事,恐怕也只是仇家寻仇罢了。富康不是挖了林氏墓园吗?那一定就是林家买凶杀的人!

小铁想着,一定是这样!这世上哪有鬼呀?

可是,半个月后发生的一件事,却不仅让小铁不寒而栗,而且让他从此信上了鬼神之说。

那天,西郊死了个中年男子,据说是欠下巨额赌资,一时想不开喝农药死的。

像往常那样,几个人七手八脚地处理着殡葬事宜。小铁在这里算是新人,所以只是做些搬搬抬抬的工作。

忙活间,小铁听到几个负责这次殓葬的人窸窸窣窣地似乎在谈着些什么内幕。

原来,这个中年男子根本不是自杀的,而是他的妻子不堪他赌博成瘾,因为赌博变卖家私,毒打妻儿,甚至在外面也净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,给家里惹了不少祸,于是趁其不备在饭菜里下药,把他给毒死的。

小铁偷偷瞄了几眼死者的妻子,哀伤的样子却不像是假的。只是,当有亲戚朋友安慰她提到一些敏感事项时,她也显然有些惊慌。

不过,小铁感觉,那纯粹只是惊慌,倒不大像是心虚。

正发愣时,老张喊了一声,“小铁,傻愣什么呢?等一下就要出殡了,赶紧准备呀。”

“好,我这就来。”小铁忙跟上去。

这一次的殓葬显得有些寒碜,毕竟死者家中不是很宽裕。所选的下葬地点也只是一个偏僻的山头。

一路走来,也不知是因为天气转阴,还是山林茂密的缘故,小铁隐约觉得有些阴森。一阵风吹来,似乎还能听见冷风中藏着一些凄厉的鬼哭狼嚎。

“老张,这里,怎么阴森森的?”小铁半开玩笑地说道,假装毫不在意。

老张却很是严肃,“小屁孩不懂别乱说话。”说着先几步赶上队伍,小铁跟在后面,撇撇嘴,不再说什么。

其实,老张也觉察到周遭气氛不对,大白天的,走在山林里,却活像是黑夜。不过,他想着人多,就算有鬼现身,这么多人也一定能应对。

终于到了殓葬地点,大家就忙就地下葬。天气不好,只能抓紧时间。

小铁见大伙忙着,自己也不好闲着,就想上去跟着挖两铲子。老张却把他拦下了。

等到殓葬完毕,老张吩咐完其他人事项让他们各自散去后,才对小铁说:“你在这儿看一下,我和家属谈点事,很快回来。”

小铁点点头,就见老张和家属往山下的方向走。

小铁原本以为老张会很快回来,可是等待的时间却显得越来越漫长。

天色越来越暗,风声也越来越近。看着眼前的坟堆,小铁竟然莫名地心虚了。

他下意识地想要离坟墓远一些,于是就慢慢往大树旁移动。

突然,背后渐次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,像是什么东西拖过草地发出的摩擦声。小铁就更不敢回头看了。

想起出门前还有人调侃道和老张出门必定会见鬼的事,当时只觉得是玩笑,如今却让他背上发毛。

伴随着小铁的恐惧,那个声音却越来越明显,然后渐渐转变为泥土松动,四溅的声音。

小铁终于鼓起勇气回头去看,那一幕,吓得小铁摔趴在地。

眼前是一个高大的汉子,穿着宽大而且破烂的衣服,双手握铲正掘着坟墓。他宽大的帽檐无法遮挡住的半边脸如同破布一般,被割裂一样的皮肤半吊着在脸颊上随风飘着。一些大大小小的疮疤透着殷红的血渍,隐隐发黑。

掘,掘墓人?

小铁刚摔进泥土里忙慌张地要站起来,可一个站不稳又险些栽倒在地。

掘墓人停下手中铲子,它显然是注意到了小铁的存在。只见它缓缓地抬起头来,用那张破烂不堪的脸对向小铁。小铁更加被吓得脸色惨白。

原来,那张脸早已没有一块完肤。半张脸皮耷拉下来,面上的肌肉已经成了干枯的腐肉,缀着几滴亮晶晶的油脂罢了。一双眼睛在腐败的脸上显得十分突兀。

小铁恐怕是第一次在一张脸上看见这么可怖的眼神,比皮肉腐烂更可怕的,是那对泛着精光的眼睛里,闪烁的嗜血的欲望。

“你是他的什么人?是他的儿子吗?”掘墓人发出怪笑,脸上更显得可怖。

“不,不,不,我,我不是!”小铁激动的大喊,一边挣扎着向后退。

“是吗?如果你撒谎,我就先暴了他的尸,再来扒你的皮!”掘墓人说着又怪笑起来。

“是是是。”小铁把头埋得低低的,是不敢再看它了,双手也紧紧攥着树干,瑟瑟发抖。

恍惚间,小铁突然感觉有人在拍他的肩膀,不停地摇晃着他。

突然,小铁身体剧烈一颤,跳了起来,“别抓我,别抓我!”可是,抬头却是老张?

“你这孩子,难不成是魔怔了?”老张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看小铁,“我才离开半晌,你竟然就睡着了。”

小铁擦了擦汗,是做梦呀。

可是,接下来老张的一句话让小铁彻底慌了神。

“这墓是谁掘开的?”一回头,老张就站在墓边上。

小铁小跑过去,一眼看见,光幕半开着,里面的尸身早就不见了。泥土上,丢弃着一把生锈的铲子?

莫非,真的有掘墓人,专找不义之人的晦气?

可是小铁自认为行为端正,怎么会见鬼呢?

午夜,小铁莫名其妙的来到了一片开阔的荒地上。这片土地上,空旷无物。可是,在那些平地下,却有着一个又一个被人遗忘的坟茔。

小铁毫不知情地在空地上徘徊着,突然,脚下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。

他低头一看,差点吓了一跳,那是空地上唯一一座墓碑,并且只剩下一截,隐隐约约刻着是某某人之墓。

“这里是墓地?”小铁自言自语,不对,这个地方好熟悉呀!这里,到底是哪里呀?

小铁正苦思冥想者,一个掘墓人凭空出现,又是握着一把破铲子在挖着些什么。

小铁不敢出声,想悄悄离开,却发现双腿已经迈不动道儿了。泥土里像是有什么东西拖住了自己的脚?

小铁再次回头时发现,那个掘墓人竟然挖出了一座墓碑?

紧接着,是第二座,第三座,第四座… .,.

转眼间,整片空地已经变成了一座乱葬岗。墓碑此起彼伏地遍布在小铁的四周。

小铁感觉,这些布满青苔,泛着青光的阴冷的墓碑,一座一座的,就像一个一个的亡灵,正瞪着眼看着自己。

一身大汗淋漓的小铁一下子从梦中惊醒,宽大的房间里,无边的黑暗让小铁一下子无所适从。小铁啪的打开电灯,床头柜上的闹钟,时针分针刚好指向了两点。

小铁感觉不能不信邪,他决定找个风水师,或者算命师给自己算一算,指不定是什么时候犯到煞了。公司那边今天也不想去了,于是请了个病假。

这是自己辞职陵园的工作以来,第一次梦见掘墓人。那记忆深处的恐惧,突然无边地袭来,让小铁茫然无措。

可能是心绪不宁的原因,好好的走着路,居然也摔了个大马趴,栽进了草丛里。

小铁慌忙爬起来,却一抬头就看见了一座半截的墓碑,正是昨夜梦中那唯一的一座裸露在外的墓碑!小铁无意望向自己住所所在,正好是两点钟方向。

这样的巧合,让小铁不禁怀疑,这里曾经就是一座乱葬岗。

朝阳小区坐在的的这片土地,在早些年十分值钱,只是由于这一片尽是坟茔而成了众人眼中一块烫手的山芋。许多投资建房的人都纷纷避开了这一片。

直到有一个富商经过此处,看中了这块地皮,决定投资建房。于是,那成片的坟茔,成了富商的眼中钉。为了创造出一片开阔平坦的最佳环境,富商将所有墓碑推倒,摧毁坟茔,并且,把它们埋在更深的泥土里。

为了不引人注目,富商并没有立即建房,而是让这块土地继续荒废。直到人们渐渐淡忘了这片坟茔后,才大张旗鼓的动起土来。

有人说,这一片区的房子一整栋的基础,都是建立在一个又一个的墓碑上,墓碑长出青苔,伸出地面,住在这里的住户,就都会被恶鬼缠身。

小铁一路走着,并不觉得朝阳小区有什么不对劲的。从建筑构造,到小区绿化,再到小区居民,甚至物业保安,都和平常小区无异。

“难道,只是一个普通的噩梦,可是,那座墓碑怎么解释?”

正发着愣,小铁偶然看见小区休息室里前几天刚到的报纸,一时好奇过去瞧了瞧,抬头第一则新闻就是掘墓事件。

小铁还没来得及细看,就听见有人在说,这一定是起报复性事件,据说,死者也不是什么善良之辈。

谈着谈着,有一个朝小铁打招呼,“小铁,今天不用上班呀?”

“有,有点不舒服,请假了。”小铁笑了笑。

那人点了点头,“脸色是不太好,工作也不要太辛苦了。”

“谢谢关心!”小铁应道,随即走开了。

这天夜晚,为了能睡得深一些,不再做一些奇怪的梦,小铁破天荒地服用了安眠药。

深夜,一股阴风自来,整个小区都陷入了一片鬼哭狼嚎之中。那种特属于山林的幽深气息顿时让小区一瞬间仿佛回到了它的前身。

许多泛着绿光的暴戾之气从地底渗透出来,像烟雾,又像是一道道藏在雾霾里的光,然后,迅速幻化成了一具具的行尸走肉,走过路灯下的小道,践踏着小草越上了草坪,跨进了一扇扇门。

它们无一不像那个掘墓人,衣衫宽大而褴褛,浑身散发着一股恶臭。脸上几乎只剩腐肉,仅存的皮肤也像破败的墙体上随时会掉下的墙皮。那泛着尸油的光芒,在暗夜里既可怖又恶心。

在这些尸群里,跟着一个掘墓者,这是其中唯一一个有视线,有思想的一个。它混在尸群中,俨然就是一个领导者。

当走到小区中心时,掘墓人吼了一声,一阵狂风怒卷,所有墓碑平地而起,所有的怨灵都亢奋起来。

小铁在睡梦中有些不安皱了皱眉,他桌前放着的一张还没看全的报纸被风吹得呼啦啦响起来,被翻到了那一页掘墓事件。

掘墓事件的主角,也就是那个死者,就是当年开发土地的富商。


潮流音乐 www.238dj.com
网站简介 | 版权声明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工作邮箱
Copyright © 2013-2020 爱赛生活网 All rights reserved